<address id="dlnvt"><nobr id="dlnvt"><nobr id="dlnvt"></nobr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客戶服務熱線:

              常見問題
              常見問題
              最新資訊
              聯系我們

              聯系人:向先生
              手機:15889699608 (同微信號)
              座機:0755-21054677
              傳真:0755-21056673
              郵箱:66038067@qq.com 
              地址:深圳市龍華區觀瀾街道高新科技園多彩科技廠區B棟

              售前服務

              首頁 > 售前服務

              使用智能手機要加裝“安全鎖”

              版權戰、口水仗、爭主播…今年的網絡電臺發生的種種事件,讓人不由得想起當年的視頻網站大戰。區別在于,視頻網站發展了3-5年才開啟了“PK”模式,網絡電臺兩年便已進入狀態。

              以喜馬拉雅、考拉、蜻蜓等為代表的網絡電臺多成立于2013年左右,起初發展特點各不相同。比如蜻蜓開始以集合各大傳統電臺內容為主,喜馬拉雅以有聲讀物見長,考拉擁有較多的主持人資源,PGC內容做的比較好。

              但從最近幾家的動作以及App的內容風格來看,都有向綜合性音頻內容服務商發展的勢頭。用一位業內人士的話說,“目前大家強化優勢內容之后,都在補全?!?/P>

              這個新興的市場目前仍處在培育市場擴大用戶量的階段,談商業化談地位都為時尚早。不過各方均已慌不迭的跑馬圈地。這個過程,摩擦難免。

              頻繁下架 口水仗不斷

              即使2015年只過去了一半,這半年發生的事情也足夠讓今年稱得上是網絡電臺的多事之年。

              先是在2月份,New Radio創始人楊樾撰文直指多聽FM剽竊。

              隨后,4月17日荔枝FM、多聽FM同時被App Store下架。荔枝FM與多聽FM將矛頭共同指向了喜馬拉雅,稱喜馬拉雅向蘋果進行惡意投訴,并指出喜馬拉雅在蘋果商店有大量惡性優化。

              隨后,喜馬拉雅也遭到了蘋果強制下架。

              在接下來的兩個多月內,喜馬拉雅和荔枝被連續多次下架,其中荔枝FM被下架4次,喜馬拉雅FM被下架3次。

              最近的一次下架事件發生在6月底。喜馬拉雅、考拉、荔枝在蘋果商店再次遭遇被下架,截至目前只有荔枝恢復了正常下載。

              下架的原因,一方面來自于被舉報刷榜,另一方面是內容侵權。

              據了解,根據蘋果的受理機制,收到舉報后被投訴方必須證明自己沒有侵權,只要不能證明,侵權就成立,就會被下架。

              而對于網絡電臺來說,多數均已開啟用戶上傳功能。在這些海量內容中,找到一期版權有爭議的節目并非難事,只要有一期被投訴者不能完全自證版權,投訴幾乎就可以成立了。

              多家網絡電臺圍繞各自聲稱的“獨家版權”內容你來我往斗了幾個回合,目前仍未有一個定論,到底誰家侵了誰家的權。

              不過無論是否侵權,這場爭斗至少是進行在“明面上”,但惡意刷榜的行為卻讓人覺得無處追溯。

              在最近的一次下架事件中,新浪科技得到的信息是,幾家網絡電臺均表示下架前夕APP在蘋果App Store的評論數有了非常規的爆發式增長。

              惡意刷榜的存在,可以說是非常巧妙的利用了蘋果規則的漏洞。蘋果能夠發現某App的下載量以及評論量的異常,但無法確認這種行為是來自于何處。

              按照常人的邏輯,競爭對手是不會做雷鋒,來雇人為自己的app刷下載量。但競爭對手卻可以利用這一點,導致APP下架。

              下架后帶來的直接影響,便是每天幾十萬的下載量戛然而止,而對方的下載量則得以超速增長。一旦遭遇這種惡意刷榜行為,企業很難自證清白。

              對于此次下架是否遭遇競爭對手惡意刷榜,幾家的表達均非常謹慎,表示正在內部排查下架原因。喜馬拉雅方面稱已經向蘋果申訴,希望規范調整對類似事件的處理。

              熱鬧背后

              讓人不由得好奇的是,為何是今年頻發此類針鋒相對的的事件?

              經過走訪,多家電臺負責人均向新浪科技表示,資本方的青睞迅速的將市場帶火,各家在拿到融資后紛紛加快跑馬圈地,在這個過程中難免會出現摩擦。

              有意思的是,為了能夠在競爭中脫穎而出,多家網絡電臺均選擇了向綜合性服務平臺進軍。以排名靠前喜馬拉雅、蜻蜓、考拉為例,在APP中針對社會不同領域均做了詳細的分類,這些分類大同小異。

              “這是非??梢岳斫獾氖虑?,本著為消費者服務的出發點,為了滿足消費者不同的需求我們也要把我們的內容做全?!笨祭撠熑苏f。

              而據了解,目前段子、脫口秀類、搞笑類節目普遍收聽率較高,各家均把此類內容推的很高。

              另外,對于優勢內容的爭搶也很難爭出個結果。

              “現在的情況是,對于明星資源沒有誰能真正拿到所謂的獨家版權?!币晃粯I內人士指出。以郭德綱為例,在此前的口水仗中,喜馬拉雅強調其擁有獨家版權,而多聽則指出,在簽給喜馬拉雅之前,郭德綱曾經將自己的作品授權給超過十家的分包機構,這些分包商與多聽簽了版權協議。

              除此之外,草根創作者版權意識也不強。就像此前較為火爆的《凱叔講故事》,在一開始市場推廣階段,他幾乎在所有的平臺都上傳了節目。

              在傳統內容上沒有辦法進行區別化競爭,與對手拉開距離,這是網絡電臺目前的一個現狀,也是最近事件頻發的誘因。

              “在錄音的內容上已經是比較焦灼的狀態,不好玩了,同質化比較嚴重?!币晃粯I內人士表示。

              口水仗并不能解決問題??梢钥吹降氖?,有的網絡電臺已經著手強化這方面的獨家性,比如針對某個專業主播的某檔節目,簽訂排他性協議。

              會重走視頻老路嗎?

              造成競爭的另外一個原因,是網絡電臺目前的優勢都還不明顯。

              雖然喜馬拉雅與蜻蜓對外宣布用戶量過1.5億,但并沒有第三方機構的支持。根據考拉后臺統計數據,考拉的用戶數將將過億。目前三家已經形成網絡電臺第一梯隊,不過從規模上相差不多。

              根據新浪科技此前的報道分析,網絡電臺的爭搶,體現了平臺對優質內容的渴求,而這與視頻網站爭奪優質的視頻內容資源有著諸多雷同之處。

              現任蜻蜓FM CEO的楊廷皓在接受采訪時指出,目前網絡電臺行業確實像視頻網站一樣在爭奪優質內容版權,但網絡電臺與視頻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市場,在用戶規模、產業鏈大小、內容生產能力上都有著較大的差距,所以一味爭搶存量內容的方向是有問題的,最終大家會發現這一方向的投入產出比很低。

              于是跟視頻網站的發展路徑類似,幾家網絡電臺公司在不斷簽約音頻版權的同時,也在逐步培養自己平臺上類似視頻網站“自制劇”的產品,以謀求降低內容獲取成本。

              而除了自制內容之外,網絡電臺也存在著一些不一樣的機會,這些機會建立在網絡電臺不同于其他形式的特點之上。

              “只要是能夠觀看視頻的環境,絕大多數用戶不會聽電臺?!倍嗦犞辈ヘ撠熑笋T亮說,不過她也指出,網絡電臺的在各種封閉環境的應用場景很多,單單是汽車后裝市場,便有2000億的市場待挖掘。另外,在視覺信息量爆炸的時代下,閑暇時刻選擇收聽網絡電臺讓眼睛休息的使用者也越來越多。

              在汽車內由于是移動的狀態,并且有了車聯網的概念,基于位置的服務讓網絡電臺在O2O領域有了很多看得見的商業化的機會,目前各家網絡電臺均加大了汽車市場的合作力度。而這在一場景便是網絡電臺區別于視頻的一大應用場景。

              另外,在UGC以及PUGC內容生產的模式上,網絡電臺預計會比視頻網站走的更快。網絡電臺使用門檻較低,用某電臺從業者的話來說,20分鐘就可以學會基本操作,而生產一個視頻內容則需要一個專業團隊,網絡電臺基本上只需要一個人。

             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,門檻降低也會帶來質量的下降。

              New Radio創始人楊樾曾指出,目前網絡電臺優質內容太少。他認為這才是音頻市場版權風云背后的根本原因,“做一個好的播客比較難,但是做一個播客太簡單了,99.9%節目都是草根、沒人聽、質量不高,大家都去搶0.1%內容?!?/P>

              澳客网足球彩票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